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华小正等待教育部的拨款,以应付燃眉之急。
华小正等待教育部的拨款,以应付燃眉之急。

(槟城2日讯)中央政府的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何去何从?教育部表示会逐步(Step by step)解决,该部现在必须先协助面对水灾的学校,脱离困境。

如今已踏入2017年的第2天,但我国教育部尚未解释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的动向,尤其华小获得多少拨款都无可而知,一些资金短缺小学或面临关闭问题,这让关注华教的人士感到十分担忧。据《光华日报》向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卡立一名助理了解后,对方表示教育部会逐步协助华小解决问题。

不过,这名助理透露,现阶段教育部必须先协助面度严重大水灾的学校解决问题,最严重的是登嘉楼和吉兰丹的学校,有些学校甚至在新学年无法开课。同时,柔佛一些地区的学校也面对水灾问题。他说,教育部先必须在灾区安排紧急支援,包括一些学校的软硬体设备已被雨水浸坏。

同时,本报记者通过Whatsapp向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了解,有关救灾款项是来自教育部紧急拨款。他也针对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事件指出,马华认为还没有足够5000万令吉,暂时不要接受该款项。至于所有进展,得等来临周三的内阁会议后才能得知。

截稿为止,张盛闻不曾在公开场合交代,关于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的去向。

- Advertisement -
东海岸学校面临水灾问题,部分桌椅已损坏。
东海岸学校面临水灾问题,部分桌椅已损坏。

黄伟益:须解释5000万拨款动向

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一定要张盛闻解释清楚5000万拨款的动向,因此或将考虑提呈动议要求减低后者的薪水。

较早前,黄伟益向张盛闻发出“通缉令”,要求对方解释拨款动向。黄伟益今日受访时直言,若张盛闻无法交代清楚,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他或将考虑提呈动议要求减低对方的薪水。他指出,虽然华小拨款只有5000万令吉,但至今却没交代清楚到底华小获得多少的拨款,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一些华小已面对没钱缴付电费的窘境,如果没有拨款,需要钱时要到哪里找?若政府只是给3000万令吉拨款,不拿岂不是帮政府省钱?至少拿了这笔钱,还可以帮各源流学校解决一些燃眉之急。”

他认为,政府给多少拨款就拿多少,好过现在连一分钱也拿不到!他直言从没看过这么差劲的教育部长,并调侃政府如果没有那么多钱,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

沈志勤:没履行承诺等同失信

公正党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受询时指出,马哈基尔卡立责无旁贷地须清楚交代款项去向,若真的被运用在其他方面更应公开清楚解释,给人民交代。

他表示现今已是2017年的第2天,马哈基尔卡立并没有履行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的承诺,发出5000万令吉拨款予各源流学校,等同失信。他直言,在来临国会会议将提呈动议,把马哈基尔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让他在该委员会内解释。若违反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对国会的承诺,就是失责,是项大罪。同时,他表示在国会动议减薪也是另一个可以采取的行动。

潘永强:马华应垫出部份款项 向政府抗议

政治评论员潘永强建议张盛闻向马华商讨,先垫出部份款项,发放给华小。

他说,马华很多党产,能先垫出2000万令吉,也等于表达马华在此事件上的不满,向政府抗议。他提及,在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事件上,朝野政党采取一贯的态度,即互相调侃、嘲讽,这都不是真正要去处理问题的态度,彼此只是发发文告、在脸书做一些截图,都无济于事。

“相反的,既然财政部已表明款项已发放给教育部,那就必须追查财政部的说法是否正确。如果款项已到了教育部却还没拨出,那就该了解是不是出现弊端,甚至该去报案,要求反贪会调查。惟,目前彼此都只是调侃与讽刺。”

- Advertisement -

根据财政部说法,款项已发出,这等于给华小的拨款已被批准,款项已在教育部。“教育部理应得按照财政部的拨款把钱分派给华小。目前这笔款项是否被扣押在教育部,亦或挪用在其他用途,大家都不晓得。我们必须追讨这笔拨款。”

针对教育部指先解决紧急的水灾问题,潘永强强调,预算管理很重要,需要很清楚及严格,不能以简单的理由,就推卸责任。每笔拨款都有专用,不能因为其他理由而被挪用,况且我国每年都发生水灾,所以应对水灾问题,肯定会有固定紧急款项。

因此,对于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事件,潘永强认为另有背后处理方式。在这事件上,他认为国阵已不在乎华裔选票,并已知道不能扭转华裔选票,而华小对华社来说是一个比较关注的课题,所以国阵已不需刻意拉拢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