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障友停车格空间较大是要方便坐轮椅、持拐杖或安装义肢的障友上下车。(右)郑丽娟建议市政厅可以用颜色来区分行动方便及行动不方便的障友。
障友停车格空间较大是要方便坐轮椅、持拐杖或安装义肢的障友上下车。(右)郑丽娟建议市政厅可以用颜色来区分行动方便及行动不方便的障友。

(槟城22日讯)槟城残疾人士协会拿督郑丽娟建议槟岛市政厅以颜色来区分障友停车证,以确保行动不便的障友才能使用障友停车格;槟岛市政厅议员王宇航也表示,会将其建议带入市政厅会议内讨论,以确保障友权益获得最佳保障。

郑丽娟说,障友基本上可以分为行动方便及行动不方便,所以希望市政厅能以颜色来区分障友停车证,让行动不便,如需要坐轮椅、持拐杖或安装义肢的障友使用障友停车格。

“行动不便的障友需要更大的空间才能下车,因为车门需要打开到最大,以搬动轮椅、拐杖或义肢。一旦空间不足够,担心后面或迎面而来的车辆撞上车门。”

她认为,障友停车格应该优先让行动不便的障友使用,也希望行动方便的障友可以使用普通停车格,因为不便于行动的障友,真的需要较大的停车格才能下车。

有鉴于此,她提议市政厅能以颜色来区分行动方便及不便的障友,确保行动不便的障友才有权利使用停车格。

- Advertisement -

另外,她认为,虽然平时载送障友的司机拥有障友停车证,但是希望没有载障友出门时,可以停放在普通停车格,不要使用障友停车格。

她说,虽然槟岛障友停车格已经增加,但是障友有时候也找不到停车格。“比如,我近期到中路大众银行处,虽然前面有障友停车格,但是有摩托车放在该车格内,所以我只有再兜一圈等摩托车骑士离开。”

日前,一名女士因载送坐轮椅母亲到银行,在没有障友停车证情况下,把车子停放在障友停车格而遭市政厅执法人员锁车轮,女士不满执法人员行为,认为对方不近人情。

较后经槟岛市政厅协调后,这起“让坐轮椅母下车遭锁轮”风波落幕。

王宇航:“我会将郑丽娟的建议带入市政厅会议内讨论,以确保障友权益获得最佳保障。”
王宇航:“我会将郑丽娟的建议带入市政厅会议内讨论,以确保障友权益获得最佳保障。”

王宇航:带入市政厅会议讨论

王宇航说,会将郑丽娟的建议带入市政厅会议内讨论,以确保障友权益获得最佳保障。他也感谢郑丽娟提出相关建议,让市政厅真正看到行动不便障友所面对的情况。

若遇开错罚单可上诉

另外,他说,若公众遇上执法人员开错罚单,可以到光大3楼的停车位小组(Unit Tempat Letak Kereta)上诉。“执法人员难免犯错,若公众认为自己遭开错罚单,欢迎到该小组上诉。一旦上诉成功,市政厅就会取消相关罚单。”

他说,本身曾经协助公众上诉,有成功也有失败的例子。“比如,执法人员开出罚单的仪器出现故障,相差一分钟时间在不同街道对同一辆车子开出两张罚单,以及执法人员看错停车固本时间或日期,只要公众能证明本身没犯规就可以上诉。”

此外,他强调,执法人员是没有权利取消罚单,而锁车轮方面也需车主缴付罚款后,才可以开锁。“这一切都是标准作业程序,执法人员需依据该程序办事。”

黄德亮:申请残疾人士卡和残疾人士停车位贴纸过程繁琐冗长。
黄德亮:申请残疾人士卡和残疾人士停车位贴纸过程繁琐冗长。

黄德亮:审批贴纸繁琐冗长 残疾人士权益不受保障

槟马青公会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黄德亮指出,向槟岛市政厅申请和审核残疾人士停车位贴纸过程繁琐冗长,残疾人士在文件审批期间,并不能使用残疾人士停车位,令他们的权益不受保障。

黄德亮说,残疾人士在处于申请残疾人士卡和残疾人士停车位贴纸时,其繁琐的程序将耗时近40至60天,残疾人士在这非常时期时却不能使用到本应可使用的残疾人士停车位,令他们为难。他是于周三下午1时30分,在马华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如此指出。

他说,首先残疾人士必须先向福利部申请残疾人士卡,这过程估计耗时近1个月,在取得残疾人士卡后,他们再向市政厅申请残疾人士贴纸,届时他们又要等待市政厅审批,又得再等一段时间,估计耗时40至60天。对此,他希望市政厅能够真正人性化处理这繁琐的申请过程,如制定出一套新方案,以帮助最需要帮助的残疾人士们。

当询及“让坐轮椅母下车遭锁轮”风波的事主黄芝灵目前的申请阶段时,他透露,事主于昨日已在福利部完成填写表格手续,而她今日也去槟城中央政府医院索取医生证明书,以证实其母亲张亚凤确实行动不便。

他补充,张亚凤不像其他残疾人士失去手脚,执法人员难以单凭肉眼去判断对方是不是残疾人士,即便对方口头上表明身份和状况后,因缺乏文件证明,令执法人员存有怀疑。对此,他希望,执法人员在处理特别案例时人性化处理,花费些时间请示上司,甚至可拍下事主照片作证明。

他也提及,市政厅锁车轮政策实行已多年,当初该政策目的是解决交通阻塞问题,并非增加盈利税收。他根据2014年9月份的一则新闻报道指,锁车轮政策实行的3年里已为槟州进账206万令吉,但交通状况并没明显改善,因此希望有关单位探讨,让民众了解锁车轮政策究竟有没有解决交通阻塞问题。

- Advertisement -
郑来兴:“议员会跟市政厅商讨,在各区增加障友停车格。”
郑来兴:“议员会跟市政厅商讨,在各区增加障友停车格。”

郑来兴:与市政厅商讨 增加障友停车格

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说,其选区、巴当哥达州选区及玻璃池滑州选区都面对停车位不足的情况,议员也极力与市政厅商讨,以增加障友停车格。

他说,这3个州选区都属于比较繁忙的地区,而且障友们都需要到该处处理事务,所以需要更多的障友停车格。“这几年,我与市政厅商讨增加障友停车格,所以在中路、新街及吉宁万山建筑物内也设有障友停车格。”另外,他也否认市政厅设下锁车轮或拖车的固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