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胡佑强(左1起)、魏祥敬、罗兴强、曹观友、林慧英、黄汉伟及周锦炎鞠躬鸣谢民众捐款。
胡佑强(左1起)、魏祥敬、罗兴强、曹观友、林慧英、黄汉伟及周锦炎鞠躬鸣谢民众捐款。

(槟城1日讯)槟州行动党在不到24小时内,成功筹获100万9000令吉,突破原先定下的100万令吉保释金目标!

槟州行动党是于昨日以“一人10令吉,与林冠英同在”的形式发起筹款活动,同时,直至今午2小时,即成功筹获100万9000令吉。

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今午在槟州党所所召开的记者会上指出,上述的款项为民众透过银行汇款所捐出的款项,另外还有民众亲自前来捐款现金。

此外,针对民众询问若100万令吉保释金由法庭退还后行动党将如何处置时,曹观友说,将充当行动党的竞选基金,以应对第14届大选。

另外,他也指出,其实在还未开始筹款前,其他议员就有收到讯息要如何捐款给行动党。

- Advertisement -

曹观友在召开记者会宣布筹款达标后,也带领在场党领袖,一起站起来集体鞠躬向捐款民众致谢,并宣布终止这项筹款行动。

筹保释金由民众发动   行动党只是提供平台

民众踊跃前往槟州行动党总部捐款。
民众踊跃前往槟州行动党总部捐款。

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强调,“一人10令吉,与冠英同在”小额筹款运动由民众所推动,行动党只是过后才提供平台,接受民众的捐款。

他说,行动党所提供的平台为公布该党银行户头号码。

他透露,该党目前仍没有所获捐款的数据,但该党计划公布每一天所获捐款的数额。

10元数额鼓励捐款

他续强调,在开始时,该党甚至仍未决定捐款的数额,但与其它地方的小额筹款一样,为了鼓励更多公众捐款,所以该党才决定捐款的数额为10元,但公众可以捐款更多或更少,因为该党不能限制公众汇款的数额。

他指出,在目前所引起的混淆为一些公众在从该党方面获得基本的资讯后,即各自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推动上述的筹款运动,所以该党将会公布有关筹款运动推动的性质,并解释筹款之目的。

善用保释金讨清誉

“由民众发动的有关筹款运动,让我们也感到意外,我们在事实上没有计划进行任何筹款运动,但我们必须为民众提供平台,以便人民可以加入,以示他们对这项小额筹款运动的关注与支持。”

“我们都知道,100万令吉保释金可以退还,但捐款者不会只关心捐款是不会获得退还”。

曹观友指出,如果民众捐款1令吉,他肯定他们不会在乎获得退还,而100万令吉将会退还给党,并将用这项基金为槟首长讨回清誉,包括主办论坛、印刷宣传物件及通讯文件等。

“所有党基金都将会充任适当用途,因为党的基金,除了国州议员的捐助外,都是由公众捐助,所以我们现在是动用100万令吉,新的捐款是‘加额’,在目前及未来使用。”

他指出,上述筹款活动开展以来,已激起不少民众支持,有些热心民众甚至一人就捐助1000令吉或200令吉,以示支持。

他今日出席在1st Avenue 4楼Classic Teddy咖啡厅召开“我爱乔治市竞跑”记者会后,受到记者询及筹款运动一事时,如此指出。

时评员:提控冠英贪污   国阵未必能重夺槟政权

(槟城1日讯)本地时评员迦玛分析认为,槟州首长林冠英被提控,并不会帮助到国阵夺回槟州政权,但这是行动党第一次面对贪污指控,难免将造成各方面的议论与看法,虽然现阶段不至于有很大的反差,然而存在的影响与破坏是必然的。

迦玛接受《光华日报》电话访问时说,行动党灵魂人物林冠英突然被反贪会提控两项罪名,将对我国政局有深刻影响。他认为这必须从两个层面来看待。“第一,林冠英虽然在受到提控后获得保释,但是在官非缠身下不论对他本身,对希望联盟都有很大的压力与冲击。”

其次,迦玛指这场官司在冗长的审讯下,如果拖到大选接近时宣判,就像当初安华的案件一样,肯定对大选造成难于估计的影响。他认为,这场官司激起的千层浪,将对我国的未来政局产生影响。

他假设分析,若林冠英一旦入狱,对火箭对希联都是很大的挫折,主要的原因是火箭及希联将缺少领军的大将。“林冠英这次是在贪污罪名下被控,与过去的情况不一样,这将造成支持者、华社及马来社会不同程度的影响,而当前还很难估计会有多大程度的影响。”

他补充,在这种情形下肯定弊多于利,可能一部分的支持者放弃投票或不支持,华人票有一部分会坚持,一部分将转向或弃权,而年轻选票将依据媒体的宣传导向,这都是各方面当前积极做出评估的事项。

提到对槟州政局的影响时,他表示对希联整体是有不利的,这是由于巫统本来就有不差的基本盘,而民政及马华在各选区本就有基本势力,倘若出现跑票的情况,将影响火箭甚至希联的胜算。“我并不是认为国阵可能夺回州政权,不过这是因为行动党第一次面对贪污指控,或将造成各方议论,尽管在现阶段没有大反差,然而存在的影响与破坏是必然的。”

各派人马都在盘算

- Advertisement -

迦玛指出,在这几天政坛各方面肯定在做出盘算,国阵亦会评估这项官司造成的程度影响,不过马华、民政没有任何表态,这相信是他们避免不适当的批评会产生适得其反的后果。

“行动党内部一样吊诡得很,大家都知道火箭内部一样有不同派系的暗流,各派肯定将权衡轻重谋定而后动。”

迦马也认为,从这一刻起,不论是槟州甚至大马的政局将存在种种的变数,而考验肯定以希联最为艰巨,这包括与伊斯兰党是否还能合作下去?伊斯兰党是否有合作的意愿?如果没了林冠英又是怎样的一种气势?这种种都是当前大家在评估,在关注的事项。无论如何,他觉得现阶段一切充满变数,变化肯定快过计划,难于一概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