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王先生1年半前开始其优步全职生涯,对记者畅谈优步经验。
王先生1年半前开始其优步全职生涯,对记者畅谈优步经验。

报道:温俊钦

革新超越传统,人性创造生活,在日新月异的年代,科技已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这颠覆传统思维的火车上,有着一种重要的元素,就是“资源共享”。它在很多地方取代传统作业,包括本文探讨的主题,推广“搭车资源”共享的优步或类似的召车应用程式。

约2010年下旬,国外冒起了一个用私家车载客的应用程序 —— “优步”(UBER)。

然而,优步的私家车载客趋势来到大马,却和其他国家一样面对阻挠,包括合法化、安全、保险赔偿、传统的士反弹等等问题。

在过去,政府为了辅助传统的士业者的转型,允许设立“MyTeksi”的召车应用程序,让的士司机可以走出传统的呼叫台,自由通过智慧型手机内的应用程序接载乘客。

- Advertisement -

这种能让乘客了解的士司机资料和进行投诉的方程式,大大地改善的士司机过往车子肮脏和漫天开价的弊病,但仍有一小撮害群之马存在。

不过,就在优步开始抢滩之际,MyTeksi悄悄地推出了另外一项服务,“GrabCar”,希望能在私家车载客的市场中分一杯羹。

GrabCar和优步两者相同之处,就是允许公众以私家车在无需到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无需遵守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的管制、无需执照费、无需特别路税和商用车保险等情况下,可以用私家车随时随地在路上兜客。

除了面对我国法律限制而尚处于非法阶段,MyTeksi此举也引起传统的士司机的公愤,将它和GrabCar视为最大威胁和市场破坏者。

似乎只剩的士司机反对

我国目前的召车手机方程式之“局面”似乎逐渐被政府和各界接受,而剩下反对的声音只落在传统的士司机身上。

且看这一切发展,从一开始,的士司机强烈反对召车手机方程式的存在,在经过数次示威和瘫痪交通后,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终于开口,表示既然无法禁止,那么唯有管制;而大马陆路交通委员会的说辞也有所保留,表示愿意寻求合法化优步等召车手机方程式。

然而,如此局面并非是传统司机能够接受。

但传统的士司机就如此该被讨厌吗?其实不然,只是这领域中存在的害群之马行为被放大,因为事实上仍有品行良好的的士司机。

列举国人对传统的士司机的印象,包括篡改秒表、的士老旧、胡乱收费、随意飙车、驾驶态度欠佳、车上抽烟、呼叫后无法准时抵达、抵达目的地后坐地起价等等,罄竹难书。

然而,必须还传统的士司机公道,他们也面对政府和的士租借公司的政策影响,被迫开着老旧的的士赚取生活费等等,这是后话。

优步GrabCar符合所求

站在消费者立场而言,既然付费就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而在这心态下,优步和GrabCar正好符合所求。

想像一下,当你滑起手机进入召车方程式后,确认等候地点,可以选择信用卡、扣账卡或现金付款。在确认车辆后,一台车龄不超过8年的轿车会在几分钟内就来到你的面前。

上车后,你感受着操作良好的冷气,车上没有异味,司机微笑和你点头,心情豁然开朗。若你想静静时,司机也非常识趣地保持安静,播放轻柔音乐,让小小的车厢气氛不那么僵硬。

在你前往目的地的路上,实际安份的遵守交通规则,把你安全送到目的地;抵达目的地后,实际报以微笑感谢能为你服务。

这一切的用户体验,足以让你在接下来的召车应用程序内,让你为他打上4至5颗星,倘若你的态度良好,他也愿意为你打上此分数,方便你下一次搭车时,给下一位司机参考。

3分钟抵达   比的士略贵

优步司机带你走过的路线图,都可完整的记录。
优步司机带你走过的路线图,都可完整的记录。

日前,在吉隆坡中环广场(KL Sentral)发生50名的士司机“围剿”1名优步司机和一对伊朗情侣后,《光华日报》便来趟实际叫车,安排已有多次搭车优步经验和第一次搭车的两名职员随行,从朱晴溪路出发至吉隆坡中环广场。

根据观察,优步司机在完成叫车后的3分钟内从车龙中驶来。那是由一名巫裔司机旺阿末(匿名)驾驶的本田City。

在路途中,记者发现旺阿末并没有使用导航系统而稍微走了远路,抵达时车费为7令吉37仙,比传统的士的5令吉略贵。

无论如何,记者询问他是否会害怕将乘客载到传统的士集聚的地方下车,他表示无需害怕,因为路上大多是私家车,的士司机难以发现何者为优步司机。

司机:每月收入5千元

确认叫车后,用户可以得知司机的基本资料。
确认叫车后,用户可以得知司机的基本资料。

在中环广场准备返回朱晴溪路,记者观察优步方程式的图像显示,在中环广场周围至少有5辆优步在行驶。但只要放大卫星图像,倘若在车流量少的时候仍可得知何者为优步。

或许因为安全理由,优步程式建议搭客在与中环广场衔接的NuSentral广场上车。尽管如此,为了实际测试乘搭优步的(被拉下车甚至是遭殴打)风险,记者依旧选择在车站候客的传统的士司机前上车。

来的是一辆丰田VIOS轿车,司机王先生(匿名)透露,自己在1年半前辞去刘蝶广场的电话销售工作后,就开始其优步生涯,每月维持在至少5000令吉的收入。

“优步是非常弹性的,你的收入取决于你的态度,你如果想要赚3000令吉,那么就用3000令吉的态度,如果你想要像我这样每个月有5000令吉的收入,那么你就必须开上8至10小时。”

然而,他也表示和当初开始的优步收入相比,在逐渐普及化后收入也随着减少。

在回到朱晴溪路时,8分钟的车程只需要6令吉。这两趟的一来一回,整体感觉就好像上了一辆莫名的私家车,但胜在车厢干净和舒适以及良好的交流,且顺利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大马优步未获合法地位

大马优步网页日前上载一则帖文,“指导”大马优步司机避开遭传统的士司机攻击的技巧,包括远离的士站载客等等。

不过,该帖文却出现一项具有误导性的资讯,即指大马优步已在法庭诉讼取得胜利,正式成为合法载客的应用程序。

该帖文呼吁优步司机应该在车内安装行车记录器,以作为日后协助警方进行调查的证据。

- Advertisement -

该帖文也强调,大马优步服务已取得合法地位,已在法庭赢得诉讼,而优步会为所有司机提供法律援助,任何详情可联络临近的优步伙伴中心。

不过根据案件进展,去年12月逾百名的士司机入稟法庭申请禁令,禁止政府将GrabCar与优步(Uber)等第三方的士预召服务合法化。

根据入禀书,以该委员会主席再拉尼为首的起诉方要求法庭发出禁令,禁止陆交会将优步、GrabCar和Blacklane等合法化,同时发出公函及指南,禁止这三个应用软件的营运及活动,因为它们违反2010年陆路交通委员会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