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蔡贤德(左2起)赠送水果礼篮予魏家祥。左起为李仕伟及何国忠。
蔡贤德(左2起)赠送水果礼篮予魏家祥。左起为李仕伟及何国忠。

(双溪龙21日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我国华裔人口已从独立初期的37%跌至去年的23.4%,下跌了13.6%。从长远来看,这将会对大马多元种族社会产生变化,华裔在应对这趋势所带来的影响之时,也必须调整思维,不能再固步自封,从本位思考各课题。

魏家祥认为,在政经文教方面,华裔人口的下降对经济方面影响不大,但对政治肯定会带来些许变化。

“例如,某个政党可以标榜多元种族,但回到政治现实,他仍要估算机会的大小,如答案是‘没’,就不‘上场’,包括反对党也是这样。”

他说,很多地方领袖都呼吁华裔多生育,可能大家听闻这“论调”后会说“重质不重量”。不过,政治方面,在票箱民主和一人一票制的底下,不论“质”多高,每张选票的作用都是一样的。

“‘重质不重量’可能是个好听的口号,但是随着人数减少,在一人一票的原则下,大家都是平等的。假设情况过于悬殊,你的参与与决策权,经过这票箱民主投选出来结果,还会是一样的。人多肯定占尽优势。”

- Advertisement -

他是在出席“马来西亚华人人口的趋势与挑战”研讨会后,于记者会上,如是披露。出席者也包括拉曼大学校长拿督蔡贤德教授、副校长李仕伟教授、马华副总会长兼主题演讲者拿督何国忠等。

魏家祥指出,世界各国家拟定政策时,都会以全民为出发点,如住在偏僻地区的人口属于多数民族,掌政者在发展基本设施和政策时,肯定不会忽略他们。

他说,现今大家可能感受不到变化,但如果人口跌至15%或10%,定会有些许冲击。

“以前我们有1万个民间团体,但如果华社成为少数民族,这些团体能发挥的功能和作用,也无法比以往仍有37%的人口那么大。不只是大马,其他国家皆是如此。”

魏家祥说,过去一甲子,我国都秉着“异中求同,同中存异”的政策,但在这情况下,现今也面对一些冲击。

何国忠(前排坐者左起)、魏家祥、蔡贤德、李仕伟与研讨会的参与者大合照。
何国忠(前排坐者左起)、魏家祥、蔡贤德、李仕伟与研讨会的参与者大合照。

华文不再只是华人教育 应去除种族宗教化

魏家祥指出,乡区人口迁移,学校存亡面临挑战的问题并不只局限于华小,淡小和国小同样也有类似情况。

他指出,政府不会因为人口迁移,学生人数减少而关闭学校,这些学校其实都是“自然死亡”。

“有些学校仅剩2位学生,有人建议合并,但也有人拒绝,又或者有些人因情感问题,拒绝搬迁学校。这些问题我们都会遇到,不能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

他说,该危机存在多年,政府不曾主动要求搬掉或阻止搬迁。根据统计,1999年至今,教育部已发出108封搬迁批准信。

他说,曾有4所学校学生人数不到10人,搬迁后的人数却可增至5880多人。这也意味着虽然华小没增加,但搬迁后规模不一样,学额也增加了。

他说,现在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入华小,但他们都未必是华人,而过去祖先南来大马时,都是华人在读华文教育。

“华文及华人教育是不一样的。不过,人是很矛盾的,有时我们看到友族同胞能说一口流利中文,会很开心,但也有人扭曲成华人的饭碗快没了,即都以种族角度来看待。”

他认为,有关的课题值得深思。他说,大家也不能因为友族同胞能说流利中文、精通中华文化,而却因为宗教及肤色的不同,而排斥他们。

“随着全球的走向,我们应该去掉种族化、宗教化。华文教育不再只是华人的教育,在有关方面,我们都该做出一些调整。”

何国忠:全球化共享资源 人才竞争不再限于大马

何国忠披露,全球化必然带来人才流动,大马作为人口只有3000万的新兴市场,人才的就业与流动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变成大势所趋,所以人才的竞争已不再局限于大马这片33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

他说,以全球化角度看待人口,大家会强调人才规模比人口规模重要。人才资源是全球共享,发达国家都要争取人才,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调查表明,重视人才流动、人才吸引,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新加坡也处于前沿位置。

“美国有41%诺贝尔获奖者是移民,电子工程研究生71%来自中国,42%理工科的博士来自其他国家。”

何国忠认为,人才流动一方面要重视本身人才,另外也要重视吸收外国人才,以达到互相激荡、共同提升的效果。

需推动教育国际化

何国忠认为,我国有必要推动教育国际化,在各阶段吸收更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才,通过丰富我国教育多元化特征,进一步提升大马整体教育水平。

“如果我国人才,特别是华裔人才如能为外国吸收和重用,这说明我们的教育制度有能力培养适应全球市场所需的人才,另一方面也揭示我们教育制度有培养外国人才的能力。”

另外,何国忠也认为,我国有必要贴近全球动向,改变思考模式,更新研究视角来理解人口问题,进而提出突破旧格局的可行方案。

他指出,华裔人口增长放缓,已是不可逆转趋势,在民主社会,族群人口比重下降,必然影响族群的民生权益。

他认为,如何结合重质思考,保障华人族群各项权益,是华社需思考的重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