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迷恋上住牢房的韩国人: 这牢不可怕,外面压力山大的社会才真可怕 ... >

迷恋上住牢房的韩国人: 这牢不可怕,外面压力山大的社会才真可怕 ...

最近,他被“关进”了当地一个有28间“牢房”的建筑里“坐牢”。

在一个5平米的小房间里,门外定时会有人送饭来,

房间的角落放着一个马桶和一个洗脸盆;

睡觉的地方,就是牢房的地板。

因为太久没有剃胡子,这位多年来一直很注重形象的工程师已经一脸胡子邋遢了。

然而,这样看似艰苦的“牢狱生活”,对康先生来说,其实是一种难得的平静轻松。

而这座“监狱”,其实事实上是一座专门给人们用来休息的“疗养中心”

在整个社会都在疯狂加班的韩国,

这样的“监狱生活”,其实更像是在度假……

【这里不是监狱,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监狱】

其实,今年已经57岁的康先生,在来到这个监狱形式的疗养中心前,

是韩国现代汽车的一名工程师。

工作多年的他虽然资历深厚,但到了现在仍然要每个星期工作将近70个小时,

而这在同事当中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长年累月的工作、加班让他感觉非常疲惫,压力巨大。

但是,在崇尚加班、奋斗的韩国企业文化中,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停下来休息一下。

最近,终于不堪重负的他,决定强行休假一周,

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监狱里,好好地安静、放空一会儿。

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电子产品、没有工作要做,

所有的外部刺激都被隔绝在门外了。

他被疗养中心的人锁在房间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从外界转移到自己内心。

他感觉自己随着一天天平静的牢房生活,

逐渐摆脱了韩国社会的那种狂躁紧张感和重重压力的束缚。

“我感觉自己更精神了”

【在压力山大的社会,监狱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其实,正是因为像康先生这样的人在韩国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才会促使“监狱式疗养中心”的产生。

比如,在康先生居住的这个并不华丽的疗养中心里,

被各种生活压力碾压的人,能够找到一种意外的内心平静。

28个小小的牢房里,都配有一扇窗户。

木地板带着地暖,冬天也不会太冷。

房间里还有一个小桌子,上面配了一个日记本和笔,和一套简单的茶具和电热水壶。

地板上还有一个瑜伽垫,方便客户们在室内活动使用。

房间的门边,有一个紧急按钮。

虽然门是从外面锁上的,但是客户也会被告知如何从里面把门闩解开的办法。

而类似的疗养院,在首尔的周围还有很多家。

甚至有些疗养院的创始人,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压力找个出口才创办的。

比如,一家名叫“幸福之家”的监狱式疗养院的老板永先生,

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农村的检察官。

他曾经每周要工作超过100个小时,常年超负荷工作让他身心俱疲。

甚至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厌恶和害怕。

他想拒绝外界的一切干扰,完完全全地给自己一个放空的机会:

“我想要有一个独处的机会。

没有人找我,不需要抽烟、喝酒到处应酬。

或许,把我单独监禁起来,对我反而是解脱”

所以,他决定和妻子开一个疗养院。

2008年,他们通过自筹资金和一部分志同道合的人的捐款,

用了近30亿韩元(约1800万人民币)建造了这家叫做“幸福工厂”的疗养院。

从开业以来,这家疗养院接待过来自韩国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客户。

其中,不仅有像康先生这样的中年职员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来投靠,

也有一些年轻的小白领、全职妈妈、学生等。

甚至,最小的来“坐牢”的客户,

是一个13岁的小男孩….

有的人可能会来一天、几天,休息好了又回去他们的日常生活中。

有的人也会待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

在这里,大家互不打扰,不用交流。

客人们在这里关上门来,独自面对自己的焦虑。

在不被打扰地情况下,尽情释放压力。

“有时候,我们能够听到客人们在房间里悄悄地哭泣….”

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并不是监狱,

真正的监狱,是外面的世界!

【不是工作成瘾,而是生活所迫】

韩国人“去监狱里寻找安宁”的新闻,

在欧美媒体的报道下,引起了很多关注。

或许,在英国这样的工作环境相对成熟的发达国家,

是无法理解一周工作100小时这样的事情的。

但是,在亚洲国家,尤其是韩国,

一周工作100小时,连着14天持续上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在国际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35个国家中,

韩国人以每年平均2069小时的工作时长,已经排在第二位了。

(第一名是墨西哥。35个经合组织的国家总体的国民年工作时间平均数,是1764个小时。)

并且,沉重的压力也不只限于职场。

竞争激烈的工作、教育和生活环境,

更是让整个社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常常处在一种焦虑之中。

不管是孩子、学生、家庭主妇、甚至是娱乐圈的练习生等等,

都会发现,这个社会的压力避无可避,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困境。

唯有拼命的努力,才能跟上社会的节奏。

所以,为了缓解这种整个社会的高压状况,

去年,韩国政府推出了“休息权”的概念。

力图将韩国法定每周工作最长时限从68小时,缩短到52小时。

但是,政客们还在纠结讨论,这样的缩短应不应该合不合适。

然而,这个时间并不能真正限制韩国的加班。

因为在现在的通讯条件下,老板常常可以每天24小时不分时间段地联系到自己的员工。

许许多多的隐形加班时间,并不能严格地被计算到法定工作时间里。

其实,对于韩国人的压力,

相信很多国内的人,也会深有同感。

可是身处这样的时代,大多数人都很难靠一己之力去改变周围压力重重的环境。

大多数时候,只能被压力逼着迎难而上,不断地努力下去。

而这样偶尔的“监狱式度假”,

讲到底也只是给人们暂时逃避一下压力吧….

人生而自由,但却又无往不在的枷锁之中。

或许,对于许许多多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的人而言,

一间小小的5平米的“牢房”,并不是真正的监狱,

外面那个看似广阔的世界,才是我们无数人的监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