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永利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子豪

在我国财政管理当中,高等教育贷款(PTPTN)可说是最具争议性的问题之一。贷款制度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马来西亚今天可以推进高等教育全民普及化,高等教育贷款解决学生学费、生活费的功能功不可没。更何况它的利息只有区区的1%,如果算上每年3%通货膨胀,政府在借出款项的当儿基本上就开始面对亏损。

仔细阅读希盟的大选宣言,他们其实提出在执政100天内落实高教贷款延期偿还 – 也就是一直到借贷者月入达4000元才开始还贷。但希盟执政过后一连串的动作,却有违背竞选宣言之嫌。如无意外,这是因为相关研究显示,以一般大学毕业生底薪为2000 – 3000元计算,政府必须等待6 – 15 年之久,他们的薪金才会达到4000元。如果落实这个政策,政府在2040年单单高教贷款将背负一千亿的债务。

无论如何,欠债还钱那是天公地道的。政客固然可以谴责希盟没有遵守竞选宣言,但是仍然无法掩盖有借就必须要有还这个至理。至于当中关键的问题,是怎么还,以及谁应该被对付先。

- Advertisement -

论及谁应该优先被对付,那肯定就是已经达到中上收入水平,但是却无意偿还贷款的群众。喜欢与否,事实证明前任政府实施的出境黑名单很有效率的提高还贷的水平。记录显示,高达67%被列入黑名单的借贷人士在该政策实施过后,开始还债。政府从大约68万人当中收获了马币20亿的还款。此外,高教贷款管理局新近提出一系列的黑名单政策,包括限制更换护照、驾照、经营执照、路税等。这种政策对高收入的借贷者是很有吓唬力的。对于这些人,政府完全不必手软,甚至可以引用高教贷款法令当中赋予政府充公相关人士的财产,或者从银行户头的现金储蓄直接过账,以偿还欠款。

- Advertisement -

但黑名单政策雷厉风行的做法,对低收入,甚至刚刚晋升中等收入的借贷者来说,那就等于把他们往死里逼。除了护照以外,驾照、路税等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工作以赚取收入的重要工 具。因此,政府在规划更严谨的还贷计划时,必须要确保我们没有剥夺他们赚取生计的工具。唯有借贷者长期收入有确实的保证,我们才能落实惯性的还贷制度。

当借贷者有了长期稳定的收入后,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步 – 制度性的还贷。其实,最容易的方式,就是直接从薪水里扣。普遍上,每个受雇者都会有雇员公积金或者内陆税收局的户头。这两个户头的资料都可以清楚反映借贷者的经济状况。它们可以成为政府参考的指标。收入少就还少,收入多就还多一点,底线原则就是一定要还。政府可以用2000元作为还贷的最低标准,每上升1000元就提高还贷的款项。以最低收入2000元作为例子,扣除公积金和相关必须开销,包括衣食住行、手机和保险外,每个月换一个50 – 100元,其实相当合理。以这个低额还款作为开始,也算是鼓励贷款者自动还款,以避免相关的惩罚,这种条件交换,划算的来,也是双赢。